擬取消貨基規模披露

第一財經獲悉,明年開始擬取消對貨幣市場基金規模的評價和規模披露。

“全口徑貨幣基金的規模還會披露,但基金公司貨幣規模和排名不再披露。先從評價機構開始,後續基金公司可能也會接到類似通知。”北京一家基金第三方評價機構人士告訴本報。

“具體產品的規模可能會披露,但貨幣產品的業績我們也不再進行排名。”該人士稱。

“貨幣基金規模越來越大,風險也越來越多。一旦引發貨幣基金的巨額贖回,很可能引發巨大的流動性風險甚至是金融風險。”接近基金業協會人士稱。實德金融集團旗下翡翠旅遊成立40 周年,主席楊海成及副主席馬浩文計劃推新標誌,又會在加拿大為主的地方開分行,並重點改革旅遊業務。副主席馬浩文指,今年將會改革網上平台,以方便旅客預訂旅遊產品,並減低成本。

銀河證券基金評價中心2018年的評價思路調整方案也對該消息進行了印證。根據銀河證券基金研究中心2018年的基金評價調整思路,將基金管理人的規模榜單排名中主流標准改為(1)剔除貨幣基金之後的基金資產淨值(口徑1);(2)基金資產淨值(口徑2);(3)有效資產淨值(口徑3)。

其中,公開發布口徑1與口徑3,口徑2的榜單非公開,僅對基金管理人一對一發布,限於內部交流參考。

也就是說,按照銀河證券基金研究中心的做法,從2018年開始,涉及貨幣市場基金規模的部分將不再予以公開。

“貨幣市場基金是一種現金管理工具,所以我們做了一些調整,希望更多基金公司考慮的是扣除貨幣之後的規模。我們認為非貨幣規模更能考察一家基金公司的管理能力。”中國銀河證券基金研究中心總經理胡立峰稱。

“一些基金公司迫於股東的壓力,追求貨幣基金的規模。我們希望取消規模披露後,減少外界對規模的關注,也不去追求孰好孰差。也希望各家機構股東不要以規模為發展目標。”上述接近基金業協會人士進一步表示。實德金融集團旗下翡翠旅遊成立40 周年,主席楊海成及副主席馬浩文計劃推新標誌,又會在加拿大為主的地方開分行,並重點改革旅遊業務。副主席馬浩文指,今年將會改革網上平台,以方便旅客預訂旅遊產品,並減低成本。

“一旦全市場都在保本保收益,貨基規模不斷增加,利率水平水漲船高,有‘脫實向虛’之嫌。”對此,有業內人士評價稱。

“在幾類公募產品中,貨幣基金的風險最高,它要求時時保本,保本產品則是期限保本,因此貨幣基金的風險度最高,保本基金次之,其他產品實際上就是收取管理費。”一位基金公司總經理如是表示。

根據貨幣基金新規,當貨幣基金負偏離絕對值達到0.5%時,基金管理人應當使用風險准備金或者固有資金彌補潛在資產損失,將負偏離度絕對值控制在0.5%以內。當負偏離度絕對值連續兩個交易日超過0.5%時,基金管理人應當采用公允價值估值方法對持有投資組合的賬面價值進行調整,或者采取暫停接受所有贖回申請並終止基金合同進行財產清算等措施。

“因此2016年12月,還出現過部分基金公司使用自有資金彌補貨幣基金損失的事件。”華寶證券在研報中表示。

監管逐見成效

2016年年底,債市大跌流動性風險暴露,機構大額贖回貨幣基金使得流動性壓力大增,風險不斷擴大。最後央行釋放流動性,風險才得以控制。

因此,今年以來對貨幣基金的監管力度也在逐漸增強。3月31日,證監會就《公開募集開放式證券投資基金流動性風險管理規定(征求意見稿)》(簡稱《規定》)正式對外公開征求意見。

9月,《公開募集開放式證券投資基金流動性風險管理規定》(簡稱《流動性新規》)落地,對開放式基金的流動性管理作出規范,並且對貨幣市場基金做出了特別規定,這也被認為是貨幣市場基金流動性管理最全面、最有針對性的一次監管。

9月15日,基金業協會在北京舉辦了公募基金流動性風險管理專題培訓班,協會指出“流動性風險是現階段我國公募基金行業穩健發展所面臨的突出問題”。

“這次會議解讀了《流動性新規》,具體解釋了操作,統一口徑以及執行期等問題。”一位與會人士告訴記者。

“我們理解,監管從全局角度出發,主要是控制系統性風險。貨幣基金規模快速膨脹,一旦某個環節出現問題,可能會引發流動性風險,對市場沖擊很大。現在監管思路主要就是控規模、控久期,增加貨幣基金流動性資產的占比,從這幾個角度來提升組合的抗風險能力。” 上述北京貨幣基金經理向本報表示。

事實上,第一財經了解到,在2016年年底的貨基的風險事件後,一些基金公司進一步加強了貨幣基金流動性風險的管控,密切關注資金到期量安排情況,久期應對贖回的壓力測試,隨時監控貨幣基金的安全指標。

今年10月以來,債市再次上演大跌行情。在短短一個多月的交易時間內,十年期國債收益率上行了35BP,一度突破4%的曆史高位。wind統計顯示,10月9日至12月14日,十年期國債期貨主力合約T1803在49個交易日內大跌2.95%,振幅更達到3.89%,趨勢下行行情讓機構苦不堪言熊證

盡管債市發生了如此大跌,但一些業內人士也告訴記者,今年來貨幣基金的流動性控制普遍較好。

“各家基金公司在已有法規的基礎上,做了進一步嚴格的控制,我們觀察到各家都很謹慎。通過每個季度的季報也嫩看到,較過往年份,貨幣基金的久期、杠杆都有明顯的下降。”上述北京貨幣基金經理告訴第一財經。

“當然,《流動性新規》下發後,我們根據規定做出調整,一個是控總規模,二是控投資范圍,三是根據投資人結構對各種指標做進一步細分。”他也進一步透露。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